南开应用金融研究中心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

“聪明的贝塔 智取阿尔法”--专访金贝塔联席CEO杨宇
发布时间:2017-06-26 09:32:44


 

杨宇

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系和金融学系,具有16年证券从业经验。现任金贝塔网络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联席CEO,公募基金资深基金经理。曾任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实沪深300ETF、嘉实沪深300ETF联接基金经理,嘉实中证500ETF、嘉实中证500ETF联接基金经理,嘉实恒生中国企业指数基金经理,嘉实基本面50指数、嘉实H股指数基金经理等职位,此外,还在平安证券、平安保险和天同基金等机构具有丰富的任职经历。

 

小记者:从您的教育经历我们了解到,您拥有南开大学数学和金融学的复合教育背景,这几乎是一位现代金融从业者的标配,然而在您求学那个时代,您是怎样有预见性的选择了数学+金融这样的教育经历呢?

杨宇:其实我不是有预见性的选择金融+数学的教育背景,这是一种机缘巧合吧。我是一个理科学生,在90年代初的时候,理工科学生学数学、物理和计算机等学科是比较多的,我当时的专业是计算数学及其应用软件,它是介于数学和计算机之间的应用数学学科。在我们那时,数学专业的同学就业面相对是比较窄的,我们的同学毕业主要会去计算机行业,如IT开发等,这与我们专业是计算数学,IT开发的能力比较强有关。当时的数学学科就业就是处在这样一种情况。数学系的同学毕业之后考研和出国的比例非常高,而从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金融行业的前景比较好,并且南开的国际金融是一个非常强的专业,当时的南开金融有一批著名的金融学家,像钱先生、陈先生和王先生都是行业泰斗,刘玉操教授和马君潞教授等正值当年的教授,他们的学术能力非常强,当时有“北钱南陈”的说法,南开金融系在全国的影响力特别大。我们在选择研究生方向时候也是考虑未来发展的前途,我就顺理成章地选择了南开国际金融这个专业。所以当时对自己所要接受的教育其实是没有规划的,但是现在回头来看数学+金融这样的教育背景是一个很好的配置,包括现在步入大学的孩子们,如果他们想选择金融这个行业的话,我们作为一个顾问的角色,也会建议他们选择数学+金融这样的一个路径,这是一种比较好的教育经历。

 

小记者:从您的从业经历我们知道,您是一位杰出的公募基金管理人,此外,您还有证券和保险的从业经历,可谓履历丰富!您是怎样确定自己的最终职业方向的?

杨宇:其实从大的行业来看,无论是在证券、保险还是基金,我从事的行业其实是一致的,我在保险行业做的是保险的资管,在证券行业做的证券的自营,在基金行业我做的是基金投资,所以从大的行业来说我从事的是资产管理这个行业。资产管理行业在金融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块,他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去理财、去委托投资,所以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广阔的。过去这些年大家所说的理财基本就是把钱存到银行里面,后来开始买银行理财和信托等刚性兑付的金融产品,而未来大家会越来越多的配置公募基金,因为当刚性兑付慢慢的不复存在,大家认识到信用风险也会开始出现的时候,公募基金这样的理财产品就会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所以资产管理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是非常快的,这是一个朝阳行业。资产管理行业和我们在求学时的知识是密切结合的,比如我们金融和数学的复合背景,和未来从事的资产管理行业是非常匹配的。我又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工作后的第一份职业就是从事资产管理,因为当时从事资产管理的人是非常少的。我毕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平安证券从事自营,在这个过程中我数学+金融的复合背景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当时大部分同学都是去投行、研究所或者商业银行,我一开始就做了投资,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另外,在接下来我又很幸运的进入了保险资管行业。在1999年之前,保险资金只能买国债和做协议存款,1999年的时候,国务院允许保险资金间接进入股票市场,即允许保险公司可以买基金,通过投资证券投资基金来间接进入股票市场。当时中国平安在中国保险行业里是走在比较前面的,是一个比较市场化和国际化的机构,平安保险就从它的子公司平安证券的自营团队里抽调了部分同事,参与组建了当时的中国平安保险投资管理中心,也就是平安资产管理公司的前身。因为我是学数学出身,我在平安证券做股票研究的同时还做衍生和创新产品的研究,包括对证券投资基金的研究等,所以平安保险要投资证券投资基金,而我正是做这方面研究的,所以在证券自营做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到了平安保险的资管,有幸成为中国第一批保险资产管理人员。当时整个行业大约有52只封闭式基金,我们就建立了对这所有52只基金进行评价的体系,整个平安当时的投资回报在业内是比较领先的,这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做了一个基于基本面分析和研究的体系,要知道在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的时候,市场上对以公司基本面为基础的研究体系建立的还不是很成熟。所以我们从基金的投资能力进行全方位评价,整个基金投资都是建立在比较严谨的证券投资基金的分析体系之上的。

在我对这52只基金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些基金的表现非常不稳定,到现在为止依然是这样。如果把基金分为四个分位,你会发现基金的业绩表现不可持续,今年表现在前25%的基金到明年依然在前25%的概率不会太大,主动管理基金的表现非常不稳定。第二个问题是大部分基金作为整体而言在长期很难跑赢指数,比如过去10年只有不到20%的基金跑赢中证500。所以我们会发现指数基金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工具,除了最重要的业绩之外,当然还有纪律性、低成本和透明度等,这就是为什么在近些年来全球市场资金从主动管理基金不断流向指数基金和ETF的原因。所以我们会看到这样一个逻辑:大部分基金跑不赢指数,而基金经理的业绩又是难以持续的,选择一个好的基金经理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指数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工具和选择。当时我也是在从业当中看到了这个规律,这是我选择从事指数基金的原因之一。另外一点我受的比较大的影响是约翰·鲍格尔写的一本书《共同基金常识》,约翰·鲍格尔是先锋基金的创始人,他是指数基金之父,他的这本书对我的影响也比较大。所以我觉得指数基金是一个非常有发展前景的行业,就选择从事到指数这样的一个方向。后来到嘉实做了沪深300指数基金等一系列的产品,嘉实300当时是市场上最大的指数基金,规模从8个亿到400亿,我经历了指数基金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我的从业背景也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小记者:我们注意到您现在所在的金贝塔公司的命名很有特点,从命名来看这仍然是一个被动管理型公司,但又与一般的被动管理基金有所不同,您能给我们具体的介绍一下金贝塔吗?另外SmartBeta策略的优点是什么?与传统Beta策略相比的差异在哪?

杨宇:金贝塔可以分成两个词看,贝塔是指指数,金就是smart,我们认为阿尔法能力很宝贵,它像黄金一样重要,所以我们叫金贝塔,其实就是SmartBeta的意思。为什么我们要做SmartBeta?很重要的一个背景就是阿尔法的贝塔化。按照传统的分法,我们把市场收益叫做贝塔,把超额收益叫做阿尔法,但慢慢的我们发现,很多的阿尔法是可以把做成贝塔的。比如说,有些基金经理的业绩比较好,这可能是因为他所配置行业的原因,因为他配置的消费、医疗行业表现比较好,所以导致他的业绩超过了大部分基金经理。这个业绩不是来自于他的选股能力,而是来自于行业的选择,如果市场把这个能力也叫做阿尔法的话,就可以做一个行业的指数基金把他贝塔化。另外还可以把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贝塔化,举个例子,彼得林奇创造的GARP理论是一种成长性和价值兼顾的投资策略,用成长因子选出成长性好的股票,再在成长性好的股票里用价值因子剔除掉那些估值过高的股票,这样得到的投资组合就是GARP,这种投资策略我们可以用量化的方法给固化出来,这样就是做了一个GARP贝塔,实际上就是SmartBeta。传统的贝塔是按照市值加权的,而SmartBeta是有自己的选股理念和独特方法的,它兼顾了传统贝塔的纪律性和主动管理基金经理阿尔法能力的优点。传统贝塔的优点是透明、低成本和纪律性,特别是纪律性,可以看到现在的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大部分是漂移的,但是Beta和SmartBeta不会,因为它的策略是固定下来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阿尔法是可以通过贝塔的方式体现出来的,这就是我们说的阿尔法的贝塔化。虽然它是贝塔,但它同时又能提供阿尔法的能力,所以把它叫做SmartBeta。阿尔法的贝塔化带来的一个结果是资产管理行业中机器替代人的现象,你会看到高盛自称为科技公司,BlackRock把他的主动管理基金经理解雇了,很多投行的交易大厅变空了,SmartBeta也是适应了这样的一个潮流。

 

小记者:金融科技是时下的一个热词,可以预见它也是投顾未来的发展方向,您觉得金融科技的本质是什么?是服务还是高收益?智能投顾能战胜基金经理吗?

杨宇:金融科技更多的是要用科技手段来做好金融服务,这个要比高收益来的更重要。在服务上,因为传统上大家得到的金融服务是非常少的,例如银行,他把自己客户分成几个层面,有普通客户、财富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等,这样分的原因是银行他的精力不够,有限的理财经理难以把每个客户都服务到,这样的话服务成本也会难以覆盖。所以其实不止是银行,所有的金融行业服务的都是高端个人,只有高端个人创造出来的利润才能弥补他的成本,这是传统的金融服务。但是有了金融科技的手段以后,比如我们金贝塔做了一个智能投资的APP,它就可以突破传统服务方面所受的限制,所有的个人投资者都可以使用,因为它是用机器代替人,服务的成本降低了,服务半径扩大了,所以金融科技降低了财富管理和金融服务的门槛。例如国外已经出现了各种金融服务APP,它们的出现为投资人带来了更好的服务。金融服务能力还要依赖于对客户的画像。原来我们传统的金融服务其实未必完全适合于客户,因为传统的金融服务大多只是基于我们所填写的风险评估表,而这样一个有限的风险评估表是难以准确的对客户进行画像的,但是有了大数据,可以通过消费数据、购买金融产品的数据等来体现出来一个人的偏好和习惯,这样对客户的画像会更加完整。金融科技一个很重要的层面就是通过对客户进行有效的画像把客户分类,然后把合适的产品推荐给合适的人。所以金融科技在服务上的作用是,一方面降低了客户服务的成本和门槛,另一方面通过精准的客户画像实现客户和产品的精准匹配。

就收益而言,高收益并不是投资的目的,更好的是收益和风险的匹配,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风险管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层面。所以很多的智能投顾并不是给你更好的收益,而是给你一个合理的风险和收益的配置,在合适的风险承受能力前提下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金融科技更多的是管理风险,而不是管理收益。这也是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最大的一个区别,个人投资者盲目的追求高收益,机构投资者是在追求合理的收益水平下管理好自己的风险,所以金融科技在给个人投资者提供管理风险的能力上是更好的。

在智能投顾是否能战胜基金经理这个问题上,我相信智能投顾可以战胜大部分基金经理。就像刚才说过的,首先大部分基金经理都跑不赢指数,而对于优秀的基金经理,我们又可以把他的阿尔法收益贝塔化,所以智能投顾是能够战胜大部分的基金经理的,这就是我们看到为什么BlackRock解雇了他的主动基金经理,高盛标榜自己是一个科技公司而不是金融公司,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小记者:又是一年毕业季,很多同学在就业上会面临着是去公募基金还是去私募基金的两难选择。对于应届毕业生,公募和私募对个人的职业发展会有哪些区别?对于还在攻读学业的在校生,又该在学习知识和获得实习方面做哪些针对性的准备?您作为资深从业者,能给师弟师妹们一些建议吗?

杨宇:当一个学生跨入社会的时候,首先要进入一个大的平台,这对大家未来的职业发展很重要。就像我们考大学都希望进入南开等985高校,去国外留学都想进入藤校一样,我们想进入这些名校是因为能在这些学校里面得到更好的教育。但是在学校的教育只是人生教育的第一步,其实很多的个人能力是在工作当中慢慢的培养起来的,而在工作当中能力的培养在开始工作的前三年尤为重要,这是养成职业素养的关键时期。当进入职场时是一张白纸,这张白纸以后要成为一幅怎样的画,从事的行业和公司通过工作对你的培训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当大家在寻找第一份工作的时候,相对于收入,更应该看工作的平台是不是足够宽广,该公司是不是行业中知名的大公司。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不建议师弟师妹们第一份工作就去一个私募基金,因为私募基金一般较小,通常只有数十人甚至几个人,一个人身兼多职,在研究上每一个行业都有好几个分析师,所以在大的公募基金里会得到更好的职业训练。当然不只是公募基金,还有大的券商,大的保险资管公司等,都会有非常好的职业培训。所以在进入社会的第一步,很重要的是要找一个大的平台,只有这样才会给你一个全面系统的训练。比如说,我很感谢中国平安,我98年毕业进入中国平安,一两年后就能够管理一个比较大的资金规模了,大平台能够提供这样的实战训练,这和纸上谈兵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个人的成长非常重要,这就是大平台的重要性。所以相对于收入而言,平台更重要。

现在有一个说法叫“寒门再难出贵子”,在我们那个时代,能够从偏远的地方考入南开这样的一流大学,进而顺利的进入金融行业,而在现在,这样的路径正在变得更加艰难。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现在很多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学生对职业的准备要比来自相对比较落后地方的学生更加充分,比如他们可能会很有计划的去一些大型公募基金、券商和银行做一些针对性的实习,在研究、投资和销售方面都有实习经历,这样他们在求职时就拥有优势,因为他们进入工作状态会更快。当然基础知识也很重要,学校会给大家非常扎实的基础知识训练,但是几乎所有的大学在实务方面的训练都是不足的,大学缺了这一块,而工作又需要这一块,所以在应用方面的技能就要我们有意识的去联系一些实习,通过实习了解怎样做证券公司的分析师,怎样做投资银行业务,等等。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前瞻性的布局,明白自己要干什么,有意识的加强自己在这方面的训练,这是非常重要的。

 

小记者:从母校南开毕业很多年了,您觉得南开对您最深远的影响是什么?

杨宇:南开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本科和硕士7年时间都是在南开度过的,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南开人。你会看到南开的学生和其他学校的学生相比有非常不一样的气质,这个气质来自南开的学风、校风和南开的文化对我们的影响。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南开的校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日新月异强调不断的学习能力,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大学和研究生只是人生当中的第一步,职业当中也要不断的去学习提高自己,学习不只是在学校的事,而应该是伴随着我们一生的一种能力。而对我们所有南开学生影响更大的我觉得是允公允能这四个字,南开是全国唯一一所将“公”和“能”作为校训的高校,要求我们既要有一心为公的精神,又要有服务社会的能力,所以南开的孩子是比较踏实的,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比较强。南开对我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你很难用一句话来总结南开的学生有什么样的共性,但是当南开的学生和别的学校的学生站在一起的时候,你就能分的清这是我们南开的学弟。所以总结南开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既要有一心为公的精神,又要有服务社会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