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应用金融研究中心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

允公允能记于心,日新月异创新高——专访上海涌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谢小勇
发布时间:2017-06-06 09:10:52


谢小勇

上海涌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南开上海校友会副会长、秘书长,南开校友总会理事。毕业于南开大学本科、复旦大学硕士,资深金融投资专家。发起并管理多只证券市场和股权市场投资基金,累计管理规模超过70亿。2015年涌津投资成为中国基金业协会普通会员,并获评2016年度中国十佳私募基金LOGO。

 

小记者:戚钰-金融工程-研一
小记者:师兄您好,我是南开应用金融的小记者,金融学院金融工程专业研一的学生,戚钰,很荣幸能有这样一个与您交流的机会,接下来希望就您的专业领域、当下的金融热点以及您与南开的故事这几个方面和您交流一下。

 

小记者:您毕业之后的职业发展是由一名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再到自己创办公司,这其中您所经历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谢小勇:我本科从南开毕业之后先攻读研究生,然后去金融机构工作,在卖方从事金融机构服务的工作,2013年创办了涌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3年开始中国资本市场慢慢从金融危机恢复过来,进入发展的快速时期,正好赶上了那个还不错的时机。但是资本市场从2013年之后的发展并非一路高升,2015年后其实经历了巨大的动荡。作为金融从业者最深的体会就是无论哪家公司想要在这个市场上长久地保持良好的业绩其实很不容易。

 

小记者:作为证券市场和股权市场投资基金的资深管理人,您认为基金经理需要具备怎样的重要品质?

谢小勇:作为一个基金经理可能需要具备很多重要的品质,而且在不同的细分领域中所需要具备的品质还不太一样,比如包括需要很聪明,很敏锐,对于一些政策和市场的风向可以分析的很透彻,能够及时把握市场机会。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品质是扎实,这个行业里最缺乏的其实就是扎实的人。因为市场里有些人比较容易跟风,这样的人在短期内投机可能会取得不错的收益,但是在市场中长期看来能够在自己的领域中取得真正成就的人都是比较扎实的人。他们能够踏踏实实的在自己的领域中认真做事,而不是追逐市场泡沫,谋取短期利益。

 

小记者:尽管您说在市场中取得持续的成绩很不容易,但是您的公司上海涌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评2016年度中国十佳私募基金LOGO,2016年度国信证券“金睿奖”,2017年4月朝阳永续股票多头策略前十,您认为公司取得这样优异成绩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谢小勇:谢谢,其实公司还称不上特别优秀,因为国内基金的奖项其实多如牛毛,不过这些奖项确实也是对我们公司这些年所做努力的一些肯定。我们公司的文化的第一点是感恩,第二点是专业,第三点是团结,第四点是向上。我认为就是这种感恩、专业、团结和向上的文化是涌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来源。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拿感恩来说,我们公司在2016年获得了中国十佳私募基金LOGO,我觉得这并完全因为我们的LOGO最具有美感或者艺术性,能拿到这个奖其实是要归功于客户、朋友包括校友们的支持与认可。他们可以信任并在业内推荐我们公司,这是我们非常感恩的一点。在和各类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信托以及其他机构和客户合作中,我们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工作。在这个市场上没有谁能够一家独吃,因为这是一个共赢的市场。只有充分考虑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利益,能够很好地与人合作,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帮助你,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才能在市场中做的更好,拥有感恩之心是我们公司走到今天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第二点,最近我们公司的确在投资上取得较好的收益,比如说在2017年4月我们公司获得朝阳永续股票多头策略前十,包括我们五月份也有百分之十几的收益。这些成绩依靠的是我们的专业性和整个团队团结向上的心态。其实从2016年以来整个市场是非常困难的,譬如说遇到了熔断,监管风向的调整等众多市场冲击。现在市场有一种“漂亮50,垃圾3000”的现象,这是说其实市场中上涨的股票只有50多只,剩下的几千只股票是在下跌的,甚至有两千多只股票是创新低的。在这样的市场中,我们一年来的年化收益能达到40%到50%,必须拥有专业的团队才能保证这样的成绩。在市场中只要有专业能力,不放弃,其实是可以找到市场方向和投资机会的。

 

小记者:当前金融监管日益加强,特别是私募基金的监管,近期的私募基金登记和核查让很多私募基金收到了一定的冲击,能谈谈您对于中国金融监管与金融私募基金发展之间的关系的看法吗?

谢小勇:我觉得从中国的私募基金发展历程来看,中国的私募基金行业是一个比较有活力的行业,现在的监管我认为也较为合理,且有一定的必要性。因为从2014到2015年有一段时间其实监管相对宽松,以至于市场有些脱离专业的金融投资属性了,有不少非正常思路的人在这个市场中谋取私利甚至是骗取投资人的钱。我认为这样的放任无论对投资人还是机构都是不负责任的,所以现在适当的监管就非常有必要了。金融市场是一个需要底线的市场,而不是一味的去创新,适当的监管并不是完全不让市场发展,而是说有管理的发展。其实从一个较长的时间范围来看,市场从最开始无监管的只有个人大户,到2007年和2008年阳光私募的出现,到现在的基金业协会和新出台的《基金法》的监管。市场的发展其实是一个规范化的过程,只有规范市场,市场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否则就会出现很多的风险和问题。所以我个人觉得目前的监管和发展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尤其是现在从一个广义统计的角度看,私募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公募市场,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监管环境,市场是无法进一步发展的。当然,监管可能会带来一些效率下降等小问题,但我认为这些问题随着市场的发展都是可以解决的。

 

小记者:您是国内首位将基金产品带入期货市场的机构服务专家,我国的期货市场相较于发达资本市场国家差距还较大,您能谈谈我国期货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谢小勇:过奖了,其实应该说我是参与了第一批股指期货进入中国机构投资人市场的服务工作。我们的期货市场尽管有所欠缺,但是从整体上来看规模并不小,无论从成交量还是持仓量来看,整个市场规模还是非常大的。但是国内期货市场发展较慢主要是因为监管还比较严格,投资人不成熟。这种监管和前面说对于机构和投资人的监管不同,这是对市场本身的监管,这种对于市场的监管如果过于严格,很多交易的空间就没有了。比如说股指期货每天控制交易只在十手,二十手,这个交易量其实只是市场最高峰的1%-2%,所以绝大多数的交易就被斩杀了。期权也是一样,尽管说有期权可以交易,但是监管机构对于每天交易量的控制非常严格。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可能是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但因为中国市场散户化的特点,监管机构出于保护投资者的目的,对市场做了太严格的限制。但是我认为衍生品市场还是有其存在价值的。如果投资人和监管机构能够互相融合,不断成长,在未来对于监管尺度有一个较为合适的把握,那么这个市场还是有一定发展空间的。毕竟现在很多的投资工具是需要衍生品来配合执行一定的投资策略,所以市场还有需求的。

 

小记者: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越来越快,很多金融科技公司提出智能投顾的理念,认为可以取代人脑作投资决策,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谢小勇: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公司近期也有所投入,涌津近期就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方面投入了一些资源进行探索。长期来看人工智能能否取代人脑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这可能需要科学家来回答。就目前来看,短期内人工智能取代人脑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现阶段人工智能只是作为一种工具来帮助投资,就像是之前量化工具的引入一样。从国内投资的发展来看,国内市场的投资理念从最初的听消息,炒概念到后来投资渐渐需要数据支持,到现在人工智能可以更加迅速和全面地分析数据。这个发展是一个慢慢迭代的过程,而很难说可以由人工智能立即取代人脑。另一方面,其实中国投资市场是有很多样本外的信息,比如说证监会突然发布一个文件,某公司突然出了一个小的事件,而机器的分析都是样本内的信息分析,而样本外的分析是人工智能所覆盖不到的。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人工智能所取得的成就主要集中在确定性领域,而金融市场的投资决策本身就是市场信息的一部分,它是一个不确定的市场,那么人工智能对于这类信息的决策其实也是很难判断的。但是人工智能对于市场的发展是很有益的,我们也积极在准备参与,希望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加入涌津一起努力。

 

小记者:多年的金融从业经历让您在金融圈有着丰富的人脉,您认为金融作为服务业,从业者需要培养哪些专业知识之外的能力?

谢小勇:专业过硬当然是很重要的,这是从业的基础。除此之外我认为最重要的品质应该是诚信。无论是哪个行业,一个人想要得到发展,就必须讲诚信,这种诚信是需要融入到骨子里去的,金融行业尤其如此。要让人觉得你可信,可以把事情放心的交给你去做,而且事实验证你可信,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在市场中得到发展。这种诚信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不要让人对你产生一种不靠谱的印象,如果一件事交待给你去做,主动承担了某件事,你可以及时的反馈,并且做好,这就是诚信的表现。

 

小记者:您是南开上海校友会活动的积极参与者,能谈谈您在南开求学以及离开南开后对于南开的感情以及最深刻的记忆吗?

谢小勇:离开南开之后我先去复旦读研,然后我第一次在复旦组织了一次南开的校友会。后来我慢慢发现,其实整个上海的南开人都有很大的校友沟通情感需求,因此就慢慢参与起了整个上海的南开校友会,并且在后来担任秘书长一职。我觉得南开人身上都有一种务实的品质,而且非常重感情,南开的“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文化对每个南开人其实都有一种熏陶,这也是我们后来做事情的根本。最深刻的记忆是在南开90年校庆的时候,我们在上海组织了校友大会。这个大会经过了两年多的筹备,我们从没有经费没有团队,到发动所有的上海校友资源一步步做起来。这些校友里无论是地位很高的业界精英还是刚刚加入的新人,都很深入地参与了这个活动。而自该活动后之后,南开上海校友会可以说有了一个新的发展。此后我们也开始在每一年都举办一次这样的年会,每年出一本上海校友会的会刊,每年有一次回馈母校的活动,包括建设校友林,设立奖学金、实习基地等多种形式,力所能及地回馈母校。我一直强调除了工作之外,南开的校友们其实可以有一些更高的追求,比如说做校友会的志愿者,为母校做出一点贡献。每个人付出的可能不多,但汇集起来后对于母校以及后辈的师弟师妹们却能够有很大的帮助,我认为这些事情是很有价值的。

 

小记者:当前的就业形势严峻,房价的爆炸也让很多学生对未来非常迷茫和焦虑,作为我们的师兄,您对即将迈入职场和社会的学弟学妹有什么寄语吗?

谢小勇:我觉得未来其实是很美好的,大家其实大可不必迷茫。作为南开的学生,处在天津,就业的机会相对来说可能较少,所以我建议大家有机会要多出去走走,多跟师兄师姐聊一聊未来的打算。因为现在无论是通讯工具还是交通工具都非常便捷,北京上海深圳等各大城市也都有我们的校友会,俱乐部等,并且校友们也非常乐意为师弟师妹们提供这些资源,比如说上海校友就正在对金融学院的学生发起一个夏令营,支持学生在暑假来到上海实习。即便没有类似的机会,学生也可以主动去大城市实习,这样可以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更加清楚的定位。我相信,南开的学生如果在进入社会之后可以调试好自己的位置,一定会有所作为,所以不必迷茫,走出去看看整个市场,主动融入市场。

另一方面我希望师弟师妹们可以把南开的精神真正发扬下去。 “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南开精神是南开人的最重要的精神财富。“允公允能”,就像我当时做校友会,这是“公”的范畴,这其实是一个纯公益的事情,但是却不能因为它是一个公益的事情就可以不负责任,校友会的工作不认真组织,或是说每年只是随意地去开个会,没有安排和规划,在这样态度下工作是无法持续的,因此我们必须“能”的要求来做好校友会。我们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年了,校友会的每一份工作都是本着“允公允能”的精神去做的。“公”是一种公益的心态,“能”是一种专业的态度,这就是我对于“允公允能”的理解。做任何事情,包括公益的事情都要把它做好,而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业余和不负责任的人在做事。我们的校友会有自己的内部管理机构,自己的组织及经费,还有日常活动的维护管理运营。本着这样“允公允能”的态度做事,校友会才可以“日新月异”。我认为“允公允能”的精神不仅在校友会这样的公益活动中,在日程工作中也尤为重要。这里的“公”是说你可以与人合作分享,就像我们涌津的感恩文化,在跟客户交往的过程中,要先具备一种分享和为公的心态,才能在这个共赢的市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有这种心态只是第一步,我们还需要有“能”,就是具备专业的素养。你要在市场中做出成绩,这个成绩可以是每年的收益率,也可以是排名,总之处处体现出自己的专业素质。如果能够真正的把南开的公能精神落到实处,我认为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大家的事业就会步步高,也就是“日新月异”。

 

南开应用金融记者团:戚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