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应用金融研究中心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

把握投资风口,领航科技金融---专访曦域资本创始人黄晓黎
发布时间:2017-07-10 10:32:21


黄晓黎

曦域资本创始人(曦域资本是国内第一支专注于科技金融领域股权投资基金)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管理信息系统( MIS) 专业工学学士学位,南开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法学硕士学位, 并曾就读于长江商学院CEO班6期。

具有19年的证券及投资从业经历, 兼具理工科、 法律和金融复合背景, 曾任金杜律师事务所证券部合伙人, 景林股权投资基金的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黄晓黎曾带领创建了景林一级市场投资业务, 作为景林股权投资基金的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六年时间带领团队打造了一流的景林PE基金, 连续进入清科、 投中的业内前十名, 管理基金约70亿人民币, 具有丰富的一级市场投资及基金运营经验。

投资代表案例:群星金融、米么金服、牛股王、韩都衣舍、红蜻蜓、虎扑体育、乐视影业、辣妈帮、滴滴、达达、大众点评、迈外迪、车网互联、海底捞供应链、海底捞调味品等

 

Q: 景林是二级市场的老牌机构,2015年您从景林资本离开创办了曦域资本,专注于科技金融领域股权投资,也就是开始专心做一级投资,因此想问下您所理解的一级投资和二级投资的区别是什么?

黄晓黎:景林确实是一个做二级做的非常棒的二级机构,但其实我在景林也是负责一级的。有种说法是这样说的:一级市场的人变得越来越聪明,二级市场的人变得越来越有钱。假设他们都是价值投资的话,一级市场需要不断去寻找价值成长的地方,你需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个就需要在市场不断地摸索探索;二级市场呢,也需要去关注价值,但是因为买卖都是可以随时进行的,反而呢需要忍受孤独,比如说市场这一阵子交易特别活跃,这就可能不是适合买入的时机,而是要等到一个市场相对失效的时机,也就是需要不从众。同样是价值投资,二级市场更多是市场给你的机会,而一级市场呢,更多的是自己努力争取到的机会。反正都是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这点是一样的。另外,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需要的人也不一样,一级市场的人需要和更多的人去交往,因此他就需要比较综合的素质,二级市场的人则更多需要思考的深入,其实开玩笑说二级做的好的人都是“反人性”的,因为做二级需要不从众、克服贪婪,而这些都是和人性深入的斗争

 

Q:曦域资本的定位是一家专注于科技金融领域的股权投资基金,且专注于A轮与B轮,想问师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定位,以及A轮、B轮、C轮有着怎么样的区别与联系。

黄晓黎:为什么我们专注于科技金融领域呢,因为从核心上讲是从大势上非常看好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推动的行业发展,金融领域是一个完全业务数据化完成的领域,届时集群技术在金融领域将非常有用武之地,这是这个行业的趋势。同时,科技金融这个行业是个学科交叉行业,金融、技术、法律等都在其中,这正好是我个人能力所及的,对于一般的机构投资者,这个行业相对来说技术门槛是比较高的,因此这也可以说是我们的一个优势。概括起来有三个考虑:第一、要看行业大势;第二、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第三、就是方法论层面了。

我们在刚成立做第一期基金的时候,确实着重挖掘的是A轮和B轮,A轮指的就是你这个产品得到一定的市场验证,然后需要资金来进行快速的发展,B轮则是你的这个产品得到市场更大范围的验证。为什么第一期先做A轮和B轮呢,一方面,比如科技金融,相关的创业公司大多是在2013、2014年成立的,这些公司走到2016年也都有了两三年的时间,正处于A轮、B轮融资的时期,因此可以说有着大量的供给;另一方面,A轮和B轮你可以通过这个细分产业的挖掘,把这个细分产业大部分的公司看一遍,通过筛选比较用科学的方法找到合适的投资标的,这是可以系统性地去做的。另外一点就是A轮、B轮是成长性最快的,也是最缺钱的,因此你的钱对他来说也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投资人是非常享受一个快速成长的过程的,但它又不像天使投资,A、B轮相对来说是有一定确定性的,尤其是你应用方法论筛选之后,你的信心会增强,投资成功的概率也会高很多。这也就是我们第一期基金的投资策略。我们第一期基金成功投资了七八个细分类别的处于领先地位的公司,因此我们第二期基金就再放开点,就不再局限于A、B轮,而是在前面早期的也投一些,这样我投了越来越多的早期和A、B轮,在后续的工作中,如果我认为他们还有一定的空间,我就会不断地去加投这些有潜力的公司。其实这是一个基金的策略,当在这个行业里面资源越来越多,就可以把投资的前后延伸,而不仅仅局限于某个具体的投资轮次。

 

Q:金融行业正在经历着发展最迅速的几年,从“互联网金融”的概念被热炒,到现在又提出的“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你如何看待这种热炒概念的变化?

黄晓黎:一个新的事物,总是会先经历一个泡沫化的过程,并且在发展初期,总是不知道如何用名词去精确地去表述它的。其实这种名词的演变往往是与产业的演变相关联的。互联网金融从一开始更多的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变化,比如P2P和理财平台,是通过网络实现了线上和线下的连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一种方式,但其实这种方式对于金融来讲是最浅表的一种方式,更多地依赖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而很少地触及金融产品的实质。后来经过不断的深入,提出了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至于这两种概念Fintech和Techfin,我认为是谁放在前面意味着谁更重要。从时间上看,是先有Fintech(金融科技)的,金融科技通常指为金融公司服务的科技公司所进行的业务,后来又觉得金融科技已经不能满足行业发展的需要,于是又出现了Techfin的说法,也是蚂蚁金服新提出来的战略,用科技来推动金融。其实不管是金融科技还是科技金融,其本质要求,都是以数据为基础、以技术为手段,为金融行业服务,从而帮助金融行业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Q:师姐您能否简单谈谈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这两个新兴的技术是如何影响金融行业的?

黄晓黎:从长远来看,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一定会很大程度地影响金融行业的,但是就目前来看呢,现在这两个新兴的技术也只是在局部上有所应用、并不成熟,因此从这方面说呢这两个概念确实有点被炒的过热,像很多新概念一样存在着一些泡沫。比如说用人工智能技术去做一个精准营销,这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让人工智能在有限的数据关系库中做决策,它可能还不如传统的方法做的好。

区块链技术呢,我认为它是需要整个环境下的多个机构共同去促成的,并且是在统一的标准约束下的。这个我觉得除了比特币外还看不到一个成熟的应用。银行等金融机构现在确实都在做区块链技术,并且在某些业务上可能也有所应用,但整体上区块链目前对金融行业的影响,可能确实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翻天地覆吧。

从长期看,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肯定是一个大的趋势,但是我觉得目前确实在应用场景以及应用程度等各方面还有相当长的时间去挖掘和发展。

 

Q:您创立的曦域资本作为国内第一支专注于互联网金融领域股权投资基金,成功投资了群星金融、米么金服等金融公司,这种投资方向与您此前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能与我们分享下您现阶段的投资重点吗?我国科技金融发展的现状?

黄晓黎:现阶段我们曦域资本的投资特点可以说是在金融垂直领域纵向更加深入。因为现在我们认识了这个细分领域的很多不错的公司,所以就可以投一些前面的和早期的,如果有一些公司的商业模式得到验证,我们还可以加投。当然我们投资的重点还是在这个细分领域里进一步地挖掘A、B轮的好公司,因为这个是用投资方法论可复制的,而且也是我认为的最核心的。

我国科技金融的现状呢,我认为是日趋理性。新金融和传统金融,一方面发生越来越多的碰撞,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地加深融合,彼此互相认识到优缺点,因此促成了更多的合作。在监管层面,监管给了一定的空间,同时其也会根据市场的变化来相应地调整和增加一些监管,总之监管也会更加成熟。创业公司则对自己的定位有了更趋明显的分化,有的可能就奔着Tech去做连接和服务,有的可能去做前端资产、做助贷,有的可能未来就转变为一家金融持牌机构。这种分化意味着创业公司的不同选择,也会使他们有更清晰的发展。总而言之,整个金融需要我们做的事情还是特别多的,发展和改进的空间还很大,很多地方都是可以通过技术的运用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扩大服务的受众。

 

Q:曦域资本创立仅一年,就进入2016年清科排名的金融领域投资的十强,可见师姐您有一套独到的投资逻辑,师姐您作为业界相当有成就的投资者,认为一个好的投资者应该具有有哪些方面独到的能力呢?

黄晓黎:对于一支基金来说,我认为首先应该要能判断出大势所在,这是投资的核心。那么如何对大势更准确地判断,则依赖于投资者积累的经验,比如说投资者至少需要经历过几个周期、熟悉不同的产业、熟悉不同的机会、熟悉科技驱动的内在成长规律等。另外,投资者也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具体说来就是要有明确的投资目的、明确的投资价值观、明确的投资公司的类型(是科技驱动型的还是服务型的等等),在建立了自己的一套方法论之后,就运用方法论去寻找适合的标的。相当于我们放弃了面而着眼于点,这样在一个细分领域扎根深耕的话,尽管你是个小机构,你在这个领域中投入的可能就比一些大机构还要多,自然地就会在这个垂直领域做的更好。

我们现在运用垂直化的基金运营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基金按照产业来投资。那未来我们有可能把这个产业的投资逻辑复制到其他产业,比如我们现在投的都是技术驱动的金融服务业,那么我们现在也在慢慢进入其他的技术驱动服务业,比如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将对医疗服务、新零售消费等行业产生影响,那么我们将来就可能复制这个投资逻辑到这些细分行业,因为他们的核心驱动力是相似的。

以上是对于基金而言,那么具体到一个投资者,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好的投资者都是磨练出来的,经验在投资中非常重要,因为任何人都跨越不了时间。具体说来优秀的投资者应该具有的能力或品质,我认为第一是要有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你需要有动力去主动地研究市场上层出不穷的新鲜事物的实质;第二是需要勤奋,金融这个行业日新月异,这个特性也导致了从业者如果不在一线勤奋耕耘,很难作出出色的成绩;第三则是优秀的逻辑能力,你能够运用逻辑将问题思考地更加深入而非仅仅停留在表面。一个好的投资者,至少是具有这些优秀的品质的。

 

 

Q:AI这些年的发展势头迅猛,未来更是有可能在金融行业取代大部分的人工劳动,那么师姐您认为我们南开金融学子应该如何提高自己的竞争力,以不致于将来被人工智能淘汰呢?

黄晓黎:其实最先被淘汰的肯定是做那些简单重复的工作的,但是金融行业核心岗位的从业者,那些做创造性工作的人,我认为相当长时间不需要担心AI对行业的冲击。我估计未来金融行业的整体从业人数肯定会下降,进入的门槛将越来越高,那么届时具有跨专业学科背景的人才肯定会更受欢迎。尤其是科技金融蓬勃发展下,拥有数学金融或者计算机金融交叉学科背景的人才肯定会对行业的理解更加深入。其次我认为不容易被淘汰的就是那种与人打交道的岗位,比如说理财师或者投行人员,情商这个东西还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岗位一时很难被替代。

我认为大学阶段不管学什么,逻辑和学习能力很重要。因为不管金融、法律、计算机,学到深处时逻辑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同样,内在的学习能力也往往非常重要。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里,我认为南开金融学子很重要的是让自己的长板更长,因为知识性的东西都将被AI替代,确实需要对知识有基础性的理解,但是仅仅把时间放在这些知识性的层面上其实并不是非常明智的。因此很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并且有创造性的东西,并且努力使长板更长,提高自己的独特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