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金融(北京)论坛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

陈宗胜:突破“葫芦型”分配格局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发布时间:2016-12-05 09:39:36


会议速写

我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正在发生转变,如何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是我们面临的一项重大课题。11月26日下午,南开金融(北京)论坛第八期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天津市政府原副秘书长陈宗胜在论坛上就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与中等收入陷阱等问题作出主题演讲。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天津市政府原副秘书长陈宗

本期南开金融(北京)论坛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凤凰财经研究院共同举办,首创证券协办近200名金融从业校友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本次活动。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席院长刘禹东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席院长刘禹东、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刘澜飚教授出席了此次活动。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南开大学国际经济学博士刘杉受邀主持本期论坛。

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

南开大学国际经济学博士刘杉

 

陈宗胜表示,目前我国正处于葫芦型收入分配格局之中,二元经济结构反差明显,整个社会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险。陈宗胜建议从转变经济发展结构、缩小收入差别、调整产业结构、完善社保体系等维度入手,扩大中等收入阶层,从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二元结构助推收入分配格局演变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即整个社会停滞在中等收入阶段,经济增长停滞不前。那么,我国是否可以在近几年内突破发展困局呢?葫芦型分配格局究竟会带来哪些危险?

 

陈宗胜用一组数据来说明,“按照十三五规划要求,2020年我们国家GDP要比2010年翻两番,也就是达到83万亿,按照2014年的人口和汇率,折合成人均GDP,大概九千多美元,距离13000美元的高收入水平还是有不小距离。假设中国要在2020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到高收入阶段,那么人口就要控制在14亿到14.5亿,人民币的汇率就必须控制在一美元兑4.6、4.7的样子。按照目前的测算,我们到2020年要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到13000美元的高收入水平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经济体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通常基础设施基本完成,经济动力由投资转向消费,这就需要培育中产阶层,形成消费主体。对此,陈宗胜提示,“葫芦型恰恰是对橄榄型的否定,是中等收入阶层发展不足的结果。这也就会引起社会有效需求的不足,从需求的角度看,经济增长的动力欠缺。”此外,他还补充道,葫芦型格局也会引发诸多有关正义、公平的社会矛盾,导致民粹主义盛行,引发社会不安定。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有赖于四个条件

 

陈宗胜表示,在我国当前收入分配格局下,消除葫芦型分配格局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一致的,填补“葫芦”缺口就是逐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过程。对此,陈宗胜建议从转变经济发展结构、缩小收入差别、调整产业结构、完善社保体系等维度入手,扩大中等收入阶层。

 

陈宗胜指出,“一是加速二元经济转换,在移民转移和劳动力城市化减速的情况下,持续推动乡村城镇化进程;二是加速农村农业发展,减少低收入群体比重,上调‘葫芦’底部的众数组;三是加速金融体制改革,增加居民收入中的资本收益的比重;四是加大教育培训,培育大量的专业人才,白领、金领、中层管理队伍,形成中等收入阶层。”

 

部分嘉宾合影

 

主讲人观点摘要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天津市政府原副秘书长

陈宗胜

 

陈宗胜简历
 
陈宗胜,经济学博士、耶鲁大学博士后,南开大学教授、博导、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名誉院长,天津市政协常委、委员;曾任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协管天津市金融、财税、社保、审计等,为天津新时期的金融业发展做出努力;曾任市发改委副主任,天津科协常委,天津农委顾问,天津经济杠杆学会会长、天津市经济学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经研所所长等职务,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财大、东北财大、深圳综发院等研究机构的特聘教授;是国内著名经济学家,首批入选国家人事部“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教委“跨世纪人才”工程;创立了“公有经济收入分配倒U理论”,“经济体制市场化测度体系与方法”,“混合经济理论”;研究方向侧重经济发展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与市场化测度方面,出版著作30多部,发表论文300多篇,先后获得“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及其他国家级和省部级奖励20多项。其中关于市场化的理论观点被国家领导在学术研究和论文中高频次引用;八十年代中期提出的“混合经济理论”,已被党的“十五大”文件作为国策实施,并记录在中国经济学说史中;而关于“公有收入分配倒U理论”则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影响,被称为“陈氏倒U曲线”
南开金融(北京)论坛活动现场
 
  •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中等收入国家,甚至中上等收入国家,也就是说如果这里出来一个众数组,收入分配格局由扁平的飞碟形到金字塔形,然后往下演变为一个葫芦形的,这种格局在中等收入阶段就可能使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 北京的情况看起来更接近于橄榄形,但我们分析一下数据发现,北京作为首都,常住人口的1/4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外来人员,而这些外来人员大多数是收入很高的或者比较高的企业家、白领、专业人员和官员,这是人口机械迁移带来的结果。北京的格局虽然看起来更理想一些,但是它是由于首都的政治优势造成的,不具有代表性。

     

  • 社会由一体化的总体收入水平较低的形态,逐步在平均收入提高中分离为两个众数组,一个为主,一个次之,大的众数组主要是农村居民构成的,而次众组则主要由城市居民构成。这个葫芦形的格局是由于我国特定的以户籍制度为特征的二元结构造成的,是在城乡差别过大、城乡户籍制度僵化、城市化落后于工业化等情况下梯形的两级结构。

     

  • 中国2010年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已经持续了5年,经过初步估算,至少要到2025年以后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跨越中等收入阶段,因为中国还是一个人密集,可以说聚集的国家,复杂程度不比日本和韩国这些小国。所以我肯定,中国面临更多的压力和风险。

     

  • 葫芦型格局出现收入组别的分化,首先会引致社会需求不平衡,社会需求发生了大的分化,富裕组可能更需要奢侈品,而低收入阶层仍然为基本需求而努力。

     

  • 葫芦形恰恰是对橄榄型的否定,是中等收入阶层发展不足的结果。所以,这也就引起社会有效需求的不足、经济增长的动力不足。葫芦型格局也会引发很多有关正义、公平的社会矛盾,导致民粹主义盛行,引发社会不安定。拉丁美洲国家都是非常典型的。所以,这样一种格局可能最后使中国经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 应对葫芦型格局的对策,一是加速城镇化,特别是加速乡村当地人口城镇化,这对应的就是一个中大城市的城镇化和移民和劳动力的城镇化。这样才能真正把农民的水平提高,才能使底下的众数组减少,上升到中等收入阶层。

     

  • 加快农村农业的发展,特别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农村。这个工作我们党我们国家也在推动,但是效果怎么样?通过工业反哺农业,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还需要加大努力,城市带动乡村还做的不够。

     

  • 收入分配格局在低收入阶段是飞碟型,中下收入阶段可能金字塔型,中上收入阶段类似于一个鸭梨型,已经是不规则的金字塔了,到高收入阶段才会出现橄榄型。

     

  • 所谓理想的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的实现,必须以适当程度的收入差别即理想的差别为前提,如果收入差别太大则无法实现橄榄型。2010年现实的收入差距是0.4695,距离我们的设想(0.3-0.4)要大很多。另外,在经济发展较低的阶段仅通过再分配手段,则无论其措施有多么激烈和深刻都很难实现理想的。

     

  • 在目前阶段不可能通过人为的资产分配革命,人为的把人口从低收入水平拉到高收入水平,得给他一定的收入才能提到这个阶层上,实现橄榄型的分配格局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应当保持适度的差别,激励推动发展,只有在达到高收入阶段才能适应橄榄型。

     

  • 我国理想的分配格局实现至少需要以下几个条件。一是经济发展水平初步发达,人均GDP在13000美元,大致在跨越中等收入水平的临界水平上。二是收入差别,基尼系数在0.3左右。三是人口收入分布是中型长尾的。只有这样几个条件同时出现才能实现中间大,下头小,上头更小的橄榄型。这就是我们研究理想分配格局得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