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金融(北京)论坛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

南开金融(北京)论坛第九期暨2016年会在京举行
发布时间:2016-12-29 10:03:01


12月25日,中信集团原监事长、中信银行原行长朱小黄先生做客南开金融(北京)论坛(第九期),发表《债务拐点研究》主题演讲,系统地分析了中国债务规模合理区间及当前各经济部门债务水平及影响。

中信集团前监事长 朱小黄

本期论坛由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和凤凰财经研究院共同举办,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南开大学国际经济学博士刘杉担任主持人。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席院长、英蓝集团副董事长刘禹东,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澜飚,南开北京校友会会长、南开允能创业商学院理事长、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首创证券总裁毕劲松,红岭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CEO唐珺,华夏建龙矿业常务副总裁丛革臣,融通基金总经理孟朝霞,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袁弘,银河证券副总裁、首席风险官李树华,南开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助理何青,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李秀兰,南开大学房地产校友会会长、华控集团董事长欧阳玉岭,九鼎投资副总裁、九鼎矿业基金执行总裁吕广丰,南开北京校友会秘书长王志恒,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会秘书长、乾元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陈志延等100多名活跃在金融界的南开校友嘉宾及朋友,出席了此次活动

与会嘉宾集体合影

刘禹东代表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对朱小黄先生表示欢迎,并回顾了往期南开金融(北京)论坛的开展情况。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席院长、英蓝集团副董事长刘禹东

自今年四月以来,南开金融(北京)论坛已经举办八期活动,先后邀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锡文,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中信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中国财政学会顾问贾康,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中国经济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天津市政府原副秘书长陈宗胜做了精彩分享。

 

主持人刘杉简要介绍了朱小黄先生的个人经历和研究方向,并向本次活动的赞助方红岭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87级金融学系本科校友丛革臣、81级经济学系校友,北京城市庄园国际葡萄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任建平04级金融学系本科校友张远明表示感谢。

 

朱小黄在开讲时提出,我国债务问题已进入亟待解决的攻坚期,“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也对债务问题、杠杆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然而,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诸如我国债务规模有多大,合理区间是多少,“去杠杆”要去到什么程度、侧重哪些方面等等,是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真正实现经济结构调整和优化的基础。

 

朱小黄回顾了债务研究的理论基础,梳理了中央政府债务、地方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居民债务、外债等不同主体的债务对经济增长的不同作用机制,并用详实的数据全面分析了中国整体的债务情况。“债务是主体部门在生产之前得到的预付资本。适当的债务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但一旦越过拐点,负债就会无作用或负作用。”朱小黄在演讲中说道,“我们的课题希望从债务拐点入手,运用数据和模型计算出一个真实的拐点数据,用来指导经济去杠杆的具体界限。”

 

 

 

中信集团前监事长 朱小黄

“在全行业整体的杠杆水平触发到一定的阈值之后,以负债扩张为核心的规模型拉动经济增长方式的效率会逐步降低。这个拐点表明了不同经济体、不同行业在负债效应达到拐点之前仍然具有扩张规模的效应空间。但是达到拐点之后,高负债率、规模资产和经济增长,以及企业效益之间已经失去正相关关系,可以认定它的发展方式应该从规模模式向价值模式转变。”在介绍完债务理论与当前中国债务状况后,朱小黄对全社会负债规模的合理性进行了衡量。

 

“我们以债务类指标为主要自变量,以反映经济体内与GDP增长、金融市场结构、债务规模相关的变量为控制变量,进行回归分析。”朱小黄介绍了研究方法以及得出的主要结论:

 

第一,中国全社会债务的效应拐点在债务规模达到143.43万亿元(2015年价格)的时候达到。据测算,全社会债务在2014年是131万亿,2015年达到147.13万亿,我国全社会债务效应在2014年到2015年之间已突破拐点。这意味着国民经济的增长靠债务的增加已失去了明显的动力作用。

 

第二,不同经济主体的负债效应存在差异。(1)中央政府负债对于GDP的影响目前尚不存在向下的拐点,其债务仍然有继续上升的空间。(2)地方政府的负债效应在2015年前后已达到拐点,据测算拐点为16.3万亿元,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在2014年达到了15.41万亿元,2015年末已达到17.18万亿元。(3)企业债务目前尚未达到拐点,据测算拐点为116.68万亿元,企业负债在2015年达到98.21万亿元,在2016年将会达到113.18万亿元。其中,国有企业的企业负债的效应已经出现拐点,据测算,国企债务的拐点为68.68万亿元,国有企业负债在2013年末已达到67.10万亿元,2015年达到79.07万亿元。(4)居民债务已经达到拐点,据测算拐点为25.66万亿元,而2015年末我国居民负债规模为27.03万亿元。(5)外债效应拐点也已经达到,据测算拐点为1.32万亿美元,截止到2015年末,我国外部负债规模是1.42万亿美元。

 

第三,从行业细分的角度来说,大部分行业的负债边际效应呈下降趋势,拐点沿“煤炭—钢铁—房地产”的产业链自上而下传导。煤炭行业2010年到2011年间达到拐点,钢铁行业是2011年到2012年,有色金属是2013年,房地产也是2013年,建材目前还未达到,不同行业拐点出现的时间呈现出由房地产上游逐步向下游传导的过程。

 

第四,从去杠杆的角度来说,不同行业的的负债拐点和去杠杆规模有较大区别,去杠杆规模的大小和去杠杆幅度的高低反映出后续该行业去杠杆、去产能工作的难度。去杠杆规模越大,幅度越深,其工作的难度也越大。煤炭行业去杠杆的规模为1.56万亿,较2015年末规模占比为42.16%,去杠杆的幅度最深;房地产行业去杠杆的规模是11.34万亿,绝对数值最大。

 

中信集团前监事长 朱小黄

 

朱小黄根据上述测算结果,对当下我国“三去一降一补”的现状进行了总结:“从债务拐点的角度来看2016去杠杆、去产能的工作效果,可以发现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得到了明显的缓解,国有企业的负债问题已逐步取代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成为后续需要重点关注和风险防范的重要领域。同时,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的去产能、去杠杆工作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大。从全社会的整体层面来看,负债规模的控制力度目前还不能放松,‘三去一降一补’的工作十分必要。

 

朱小黄还对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问题进行了阐释。“据我们测算,金融业在债务水平达到199.28万亿元时到达拐点,如果按照2014年的债务继续增长,2015年金融业债务规模将达到181.38万亿元,2016年将达到205.58万亿元,会超过拐点。可以说,金融业的债务再增加即属于泡沫。”

 

朱小黄认为,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问题,以及储蓄率偏高、消费动力相对不足问题是需要高度重视的两个宏观经济结构性问题。他提出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的黄金比例关系,“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比达到16.7:1是较为合理的,主要财富来源于实体经济才是良性的发展。然而现实中,2008年是15.2,2009年是22.6,2010年是31.3,2014年是20.5,预计2015、2016年会超过30,这会带来经济泡沫化以及社会财富的不公平流动。”

在提问环节,朱小黄对参会者提出的“保险资金进行股权投资负面舆论导向”、“商业银行如何助力小微企业加杆杠”、“债务压力与次贷危机风险”等问题做了精彩答复。

 

提问环节结束后,主持人刘杉对朱小黄先生的演讲表示衷心感谢。刘杉指出,朱小黄先生的研究从经济长期增长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债务问题,不仅具有学术价值,也对我国未来的宏观决策具有重要政策参考价值。

 

凤凰财经研究院院长、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 刘杉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澜飚在随后的讲话中表示,朱小黄先生勾勒出了中国债务状况的图画,从金融学教师的角度来说,演讲中提到的16.7:1的黄金比例、中国居民债务规模的快速上涨、企业相对于GDP的债务比例等问题都值得进一步深入的学术研究。我国债务拐点已经到来,相应的系统性风险如何应对、较高债务水平如何维系的问题也值得深思。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 刘澜飚教授

 

恰逢圣诞佳节,在朱小黄先生的精彩演讲结束之后,活动现场也迎来了一个“欢乐的拐点”。稍事休息之后,南开金融北京校友2016年会在100余名校友齐唱南开校歌的温馨氛围中拉开帷幕。

 

主持人:黄河、张睿涵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席院长刘禹东在以“不忘初心 不辱使命”为题的致辞中激情澎湃地说道,“南开金融(北京)论坛已成功举办九期,主讲嘉宾都是国内著名的经济学家,大多是中国50人经济论坛中的顶尖人物,可谓群星闪耀,星光灿烂!我们让南开金融论坛走出天津,来到北京金融街,走进人民大会堂。我们创造了南开金融的历史!”刘禹东对广大校友的热情支持表示郑重感谢,也对非南开大学毕业的南开之友表示欢迎,他说,“南开大学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南开金融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受惠南开金融的恩泽,理应为南开金融的发展做出贡献。”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席院长、英蓝集团副董事长刘禹东

 

南开北京校友会会长、南开允能创业商学院理事长、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感慨道,“自去年11月15日‘南开发声’南开北京校友会年会以来,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会这一年时间为南开发声起了很大的作用,希望南开的校友能够为南开发声做出更多的贡献。”

 

南开北京校友会会长、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

南开金融校友联合会秘书长、南开(北京)1919读书社社长、亚联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总裁唐庆春回顾了三年来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们为了凝聚力量、回馈母校所做的不懈努力,从南开北京1919读书社的雏形,到如今的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会,正是报效南开金融的情怀让大家团结在一起。

 

南开金融校友联合会秘书长、亚联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总裁唐庆春


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会执行会长姜世明对向本次活动以及之前无私支持、提供赞助的各位校友表示衷心感谢,表示将继续协助金融学院、1919读书社做好南开金融(北京)论坛,“各位优秀校友在外打拼,风云际会,我们校友会将为大家做好服务。”

 

 

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会执行会长、中金公司公司管理部执行总经理姜世明

 

本次年会的一大亮点即为优秀校友代表颁发“杰出校友贡献奖”、“优秀校友热心奉献奖”、“优秀志愿者奖”以及“特别贡献奖”,以表彰和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与辛勤付出。

 

刘禹东和盛希泰为毕劲松、陈剑波、丛革臣、宫晓冬、刘杉、孟朝霞、彭文生、唐珺、唐庆春、王二龙、王廷菲、邹剑仑等12位校友颁发“杰出校友奉献奖”奖杯。

 

 

杰出校友贡献奖获得者及颁奖嘉宾,左起:刘禹东、孟朝霞、丛革臣、毕劲松、刘杉、盛希泰

 

 

杰出校友贡献奖获得者及颁奖嘉宾,左起:刘禹东、邹剑仑、王劲松(代王二龙领奖)、唐珺、唐庆春、盛希泰

 

毕劲松和袁弘共同为陈志延、崔勇、邓慧超、黄河、姜世明、刘开林、刘越、穆忠和、瞿兆锋、任建平、王海潮、邢文扬、曾鸣、张睿涵、张远明、钟秀斌等16位校友颁发“优秀校友热心奉献奖”奖杯。

 

左起:毕劲松、张睿涵、文辉勇(代陈志延)、曾明、刘越、穆忠和、王海潮、刘开林、任建平、瞿兆锋、黄河、姜世明、张远明、袁弘

 

何青为白晨曦、陈磊、崔翰林、丁爱华、杜光玮、胡英、金德良、郎岩、李振华、邵一卓、沈梦菲、司马洁、王继龙、杨帆、杨伟奇、赵若姝、朱蕾、曾丽云、谢开强、鲁璐等20位校友颁发 “优秀志愿者奖”。

优秀志愿者及颁奖嘉宾合影

年会最后,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刘澜飚为金融学系复系后第一届硕士校友(84级)刘禹东颁发特别贡献奖,感谢他为南开金融所做出的突出贡献。

 

左起:刘澜飚、刘禹东

 

在这个浪漫的圣诞之夜,从80年代入学的前辈到还未毕业的小鲜肉,新朋旧友、师长同窗汇聚一堂,南开校友们共享思想盛宴与珍馐美酒,欢声笑语、把盏言欢,辞旧迎新、共度佳节。

 

晚宴现场还安排了惊喜连连的抽奖环节,校友们积极参与,抽取了允公幸运奖、允能幸运奖和日新月异奖等奖项,把祝福与好运传递给每一位南开人。南开上海校友会副会长、南开深圳校友会副会长、融通基金总经理的孟朝霞女士有幸抽到了幸运大奖。

 

 

南开上海校友会副会长、南开深圳校友会副会长、融通基金总经理孟朝霞女士

 

最后,刘澜飚副院长在致辞中用“金鸡报晓”与“闻鸡起舞”两个词来迎接农历的鸡年的到来,“金融学院的成立便是金鸡报晓,为大家带来新气象、新事业、新平台;而闻鸡起舞则是金融学院全体师生、校友为中国金融事业发展,为中国金融教育事业共同努力的态度!”

 

南开金融(北京)论坛由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南开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南开金融校友联合会联合主办,南开北京校友会、南开金融北京校友会、南开(北京)1919读书社协办。作为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在北京的重要品牌活动,南开金融(北京)论坛旨在为南开校友提供交流合作、继续学习的平台,倡导南开公能精神,提升南开金融和南开的品牌影响力。

 

南开金融(北京)论坛先后获得红岭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乾元联合投资有限公司、首创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融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氿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多家机构及丛革臣、任建平等多位热心校友的支持。